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 第162章 第一道防线

第162章 第一道防线

小说: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作者:路迟迟字数:9145更新时间 : 2021-04-08 11:32:34
最新网址:www.wsskw.com
    蓝莎整个人都在抖,她的神色扭曲,眼底空洞,且无神。

    她的手,早就没了力气。

    浑身上下都在抽搐。

    “这就受不了了?”万卿嘴角带笑,看着她,“不会要对我求饶吧?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万卿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蓝莎每一次因为疼,而变动的表情,却没有一句求饶。

    “为了一个宋渡,隐忍至此,值得吗?”

    “我是为了我自己。”蓝莎轻声道,“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不会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呵。”

    万卿不疾不徐,他很有耐心,尤其是在审问别人这件事情上,从来不缺少耐心。

    “我不着急,将这些东西轮番体验之后,你要是还能如此平稳说出这句话,我佩服你。”

    对付鸢的时候,也是一轮一轮试过去。

    到了最后,这个男人彻底绷不著,才将事情真相悉数告知。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我绝对不会退缩,绝对不会对你低头的。”

    “很好。”万卿一扬手,那群人又带着蓝莎到了下一个地方。

    依旧是疼痛,一点点折磨,磨损着蓝莎的意志。

    泪水早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万卿冷冷地道:“从你们对安歌下手的时候,就该明白,有朝一日,会有人替她拿回来的,不过你该庆幸落在我的手里,而不是落在沈碎手里。”

    万卿看着蓝莎,到时候就不止是身体上的疼了。

    “小万爷就这点手段吗?”蓝莎抬头,头发全部湿透了,却还在挑衅万卿,“这样根本不够。”

    “你不必刺激我,没用。”万卿笑了,“我可不吃你这套,我告诉你,蓝莎,你早晚会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其被折腾地半死,倒不如现在说了。”

    蓝莎已经快晕厥过去了,她看着万卿。

    “或许这样,你还有机会再见着宋渡,不如直接告诉我,还能免去这些痛苦。”

    蓝莎笑了:“除非你现在杀了我,一辈子也别想知道我们交易的内容。”

    蓝莎脾气很倔,从小到大仅存了这一点点的倔脾气。

    她的手,都在颤抖,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她一定能忍住的。

    “不想见宋渡吗?”万卿继续道,看来身体的疼痛不能唤醒蓝莎,只有攻心了,“我倒是可以许诺让你见他一面,只要你告诉我。”

    蓝莎蓦地抬头,盯着万卿看了许久,她在思考这个男人说的话到底能不能相信。

    “活下来,见宋渡,这是你现在最难达成的愿望吧,我可以帮你。”

    “你就不怕沈碎找你麻烦吗?”蓝莎咬牙,连说话都变得虚弱了,“你能做主吗?”

    “当然可以。”万卿笑着道,“若是连这点主都做不了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把你带回来,你想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

    蓝莎在犹豫,这可比上刑罚有用多了。

    蓝莎对宋渡的感情很深,他们两个人几乎是相依为命的。

    虽说只是在蓝莎这里,宋渡倒是没那么需要蓝莎。

    “好,我答应你。”蓝莎还是动摇了,答应了下来,“我会告诉你那些信息的内容,但也仅仅是我所知道的,”

    万卿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有用呢,早知道一开始就用宋渡作为诱饵好了,也省去了那么多麻烦。

    “说吧。”

    “呵。”蓝莎看着万卿,“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个好欺负的人吧?”

    “你怕我会骗你?”万卿盯着她看,“既然是跟你做交易,那么总会信守承诺的,你不说,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这无耻的男人。

    蓝莎狠狠地咬紧牙关。

    “选择在你,我并不着急。”万卿笑着道,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我告诉你。”

    蓝莎还是没有崩住,她要把这些事情告诉给万卿,本来也是无关痛痒的一些事情罢了。

    都是关于安歌的秘密。

    万卿伸手,让人将蓝莎弄了下来,先让她镇定一下,等到没那么痛了,才开始指挥她办事。

    “都是一些关于安歌的秘密罢了,在组织里面的详细资料,以前做过的事情,结过什么仇,只要把这些消息往外面一发,安歌这辈子都不得安生。”

    蓝莎平稳地说道,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安歌的事情,全部都告诉给了万卿。

    在听着这些话的男人,神色一点点变了。

    “宋渡倒是有本事啊,居然早就准备好了这么多的东西。”万卿冷哼一声,“这种男人,你喜欢他什么呢,一辈子在算计,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也将会失去。”

    就宋渡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安歌关心。

    万卿也误会了,以后宋渡一开始留着这一手,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翻盘,到时候作为筹码要挟安歌。

    他想的太多了。

    蓝莎的神色冷静的很:“你大概猜错了,宋渡并不愿意以此为筹码去要挟安歌,是我擅作主张,为了这件事情,他差点跟我决裂。”

    “不可能。”万卿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一点。

    都是骗人的幌子罢了。

    不然的话,现在宋渡还在监狱里关着呢,漂亮话谁不会说啊。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愿意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蓝莎捂着心口,这会儿稍稍舒服了一些。

    万卿攥着手,看着她:“我会让你如愿,让你跟宋渡死在一起都可以,死后同葬在一个墓穴都行。”

    “我不会死,宋渡也不会死的。”

    蓝莎笃定的很。

    万卿不跟她废话,让人先把她带下去。

    现在这样的情况,宋渡根本就是下落不明,是死是活都未可知。

    然而。

    舆论在慢慢转变,从一开始对宋渡的口诛笔伐,到现在对最美逃犯的憧憬。

    那群人简直是疯了。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挑衅权威。

    安歌这几日,都跟沈碎在家里窝着,也是为了修养好等到之后的日子,她这几日,还去了那个孤儿院。

    之前鸢透露给她的讯息,也是宋渡想要她接近的那个孤儿院。

    这里荒芜的很,四周都是野草丛生,可里面还是有人住着,几个很老的老人。

    安歌很快就找到了入口,她看了一眼这荒芜的院子,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不是很舒服,但也仅仅只是如此。

    门口坐着一个老头儿,看到安歌来的时候,显然有些惊讶。

    “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老头抬头,才发现左眼是受了伤的,脸上皱巴巴,看起来格外吓人。

    但是说话的口吻非常柔和,就那种娓娓道来的感觉。

    “我来找个人。”

    “呵。”老头笑着道,“别进去了,这是旧时代麻风病人安享晚年的地方,里头还有一些老古董,长得吓人,怕吓着孩子。”

    “这不是孤儿院吗?”安歌拧着眉头,愣神,怎么会是麻风病人安置点。

    老头笑了一下:“嗯,算是孤儿院吧,我们都是一群被世界抛弃的人,自然要接纳被抛弃的孩子,也算是我们心中仅存的一些美好吧。”

    老头笑着道。

    看着安歌,他知道安歌不属于这里,他也明白,安歌或许只是误入,但知道这里是孤儿院的人不多。

    安歌点点头,有些好奇:“这院内收养了多少孩子,现在还有吗?”

    “没了,全都没了。”老头叹了口气,“这里头只剩下一群等待死亡的老古董,姑娘,早点回去吧。”

    “嗯。”安歌轻声道,“大爷,您知道这些年从这里带走的孩子,具体是哪些人吗?我要找人。”

    “不记得了。”

    老头的声音有些沧桑。

    但安歌观察过,他的打扮,衣着,胸前的口袋里还放着一根钢笔。

    看得出来是个有文化的,也看得出来,他对命运多少有些许不甘心。

    “唉。”

    安歌叹了口气。

    “我想找一个朋友,他就是从这个孤儿院被带走的,如今下落不明。”安歌沉沉地叹了口气,那般忧愁。

    老头抬头看她,也是心疼的不行。

    “这辈子,要是走散了,能再遇见的概率,小地很,姑娘啊,节哀吧。”老头冷声道,“不过我这里有个册子,上头写了一些名字,你看看。”

    到底还是感情牌好用,只是稍稍说了几句。

    老头便跟安歌分享起来了,也许真的太孤寂。

    平日里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再加上这里阴森可怕,也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里。

    “谢谢您。”

    安歌打开那个很旧的本子,眉头紧紧皱着,她从那一排,一直往下,果不其然,看到了白洛的名字。

    只是那时候,他不叫白洛,叫鹭。

    安歌攥着手,神色微微变了,鸢,还有焱,以及曾经见过的一些人,全部都出自这里。

    安歌看着面前的老头,心里自然是警惕的,可看他根本没有半点不妥的模样。

    “姑娘也是从这里离开的吧?”

    “不是。”安歌否认了,她又不是这座孤儿院的人,“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只是曾经见过。”

    “这些都是苦命的孩子啊。”老头木讷地扭动了脖子,他抬头看着安歌,“连个完整的童年都没有。”

    安歌看着老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个老头肯定藏着什么事情。

    不然任凭一个突然找上门的女人,都能和盘托出,那也不是这个孤儿院的秘密了。

    “我想向您打听一些事情。”安歌倒是直白,开口说道,“您若是愿意,便与我说,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姑娘,回去吧。”

    老头直白的很,直接断了安歌之后的话。

    他站起身来,脚步颤巍巍地往院内走去,似乎那道门,就隔了生死。

    安歌拧着眉头,想过去看看,但出于对这块地方的警惕,她没有去。

    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再加上此地阴森,已经网上很难找到的信息,安歌知道,一定有什么被隐藏起来了。

    她回去了,没有继续往里面走。

    当初鸢告诉她这些的时候,都是因为宋渡的授意,他们想要安歌对过往被拐的事情上心,也期望安歌去调查组织更多的事情。

    而这里,是宋渡给安歌第一个地方,也就是这里,宋渡要让安歌查清楚真相。

    反正都是他们给的线索,自然会一点点曝露。

    “嗯?”安歌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欣喜。

    万卿没有想到,安歌居然有这样一天,秒接了自己的电话。

    “你真的是安歌?”万卿高兴地没边,“我这是在做梦吗?”

    “不说话,就挂了。”安歌冷声道,怎么万家就出了这么一个傻子,说话说不明白也就罢了。

    跟个傻子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干什么呢。

    万卿慌忙道:“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我有事找你,就那个蓝莎,还在我这里呢,你们要不要?”

    “不要。”安歌对蓝莎没有任何兴趣,自然也不想去做什么主宰别人人生的事情。

    而且蓝莎目前身上并没有任何犯罪的信息。

    也就是说蓝莎要不是陪着宋渡,也不会成为被追捕的对象。

    她一个人,在这里,他们也拿她没有办法。

    “这就没意思了。”万卿嘟囔一声,“我还以为你们有用呢,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没有别的事情,我先挂了。”

    “等等啊。”万卿勾唇,“鸢说有事想见你,我留了他一条命,你过来看看吧。”

    “……”

    安歌愣了一下,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也该见见鸢了。

    之前一口一个脱离组织,没想到鸢对组织的忠诚那么深,那他跟宋渡联手,给自己那些信息干什么?

    鸢是忠诚于组织,还是忠诚于宋渡?

    这个事情,安歌势必要弄清楚的。

    “我马上过来。”

    安歌挂了电话之后,就往这边来了。

    而此时,万卿看着面前遍体鳞伤的鸢,神色有些奇怪。

    “到底是什么秘密,需要她亲自来啊。”万卿笑了,“你这个人,还真有些独特呢。”

    “这些事情,跟你无关,但是跟安有密切的关系。”鸢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想要我死,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见她。”

    万卿靠在那儿,不懂这什么组织还有那么多规矩。

    他虽说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安歌来之前,绝对不会主动去审问。

    很快。

    安歌就到了,风尘仆仆,看得出来,是路上赶得着急了。

    “你来了。”万卿笑着道,“先喝点咖啡吧,我让人去准备。”

    “不用了。”安歌轻声道,“不想喝,这一大早的,没这么兴趣,人呢?”

    “唉。”

    万卿叹了口气,这姑娘总是这样冷冷地,也没有什么旁的关怀,一来就问人在什么地方,连半句招呼都不打。

    “怎么,不给我看了?”安歌斜睨了万卿一眼,知道这个男人会来事儿,也知道他肯定屁话特别多。

    万卿嘟囔一声:“倒也不是,只是想跟你说说话,鸢就那么重要吗?”

    “不重要。”安歌冷声道,“但他知道的事情对我而言,很重要。”

    “那好吧。”

    万卿也不想废话,知道再给安歌撒娇,她也不会理会,毕竟这个女人眼底心里只有沈碎。

    他将人带过去,鸢此刻的状态并不好,但安歌明白,这点儿伤,还要不了他的命。

    鸢微微抬头,看到了安歌,露出一丝欣慰的笑。

    “我就知道,你会来见我。”

    “呵。”安歌冷声道,“倒也不用说这些话,你能不能活下来,完全取决于你要跟我说的那些事情,有没有这个价值。”

    “我……”

    鸢抬头去看安歌,觉得这个女人,又冷漠了不少。

    也成熟了不少。

    眼神之中,除了杀气和冷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上次我给你那个孤儿院的信息,你应该还记得吧?”鸢轻声道,“我想你也去调查过了吧?”

    “嗯。”

    安歌应了一声,没有否认这件事情,她的确去过了,但是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点已经被废弃了,是宋渡丢给你的线索罢了。”鸢直接说道,“我知道,新的地点在哪里,只要你将我带走。”

    “唉。”安歌深呼吸一口气,“想要我调查组织的是你们,现在又这么着急把线索给我,倒是让我觉得有些来的太容易了,不会是陷阱吧?”

    安歌知道,鸢不是那种为了活命能做出一些事情的人。

    他一定在隐瞒什么。

    这群人,真把她当个傻子在耍弄吗?

    “今非昔比了,宋渡下落不明,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藏什么。”安歌勾唇,笑得那般,“毕竟你的命,现在可不再我的手里。”

    鸢看了万卿一眼,知道留下来一定是凶险万分,他才想着跟安歌走。

    起码这样还有一些生机。

    “宋渡对组织有叛逃之心,但我没有。”鸢沉声,“我这辈子,忠于组织,此生都不会违背这个诺言。”

    “呵。”安歌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冷意与不解,“哪怕组织让你成了孤儿,哪怕组织杀了你的父母,你都无怨无悔?”

    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洗了,能这么忠诚的彻底呢。

    安歌不明白。

    但也仅仅只是疑惑了一下,她看着鸢,神色冷淡。

    “是,我在组织里收获了更好的东西。”鸢轻声道,“这辈子都甘愿为她付出一切。”

    “很好。”安歌没有继续追问,“我不管你所做的事情,是为了什么,但是你们想着利用我,帮你们排除万难,做梦。”

    安歌站了起来,这次也只是试探一下鸢,至于要不要将他带走,其实早就决定了。

    她不会掺和万卿手里的事情,尤其是对待叛徒。

    她也不想被鸢他们牵着鼻子走。

    “安。”鸢抬头看她,“所以你决定放弃这唯一一个接近真相的机会吗?”

    “真相?”安歌觉得异常讽刺,“怎么你也这样觉得,宋渡这样认为也就罢了,就算我知道是谁拐的我,又能如何,我的过往,早就不可能再重来了。”

    若是他们想要借着这件事情,去蒙蔽安歌,去让安歌做出一些别的事情,利用她。

    这才是最恶劣的。

    可是安歌根本不上钩,她在乎仇人是谁,但却不想成为他们的工具。

    “只要你带我走,我就告诉你所有过往。”

    “废话真多。”万卿叹了口气,眼底早没了耐心,“安歌,我来问吧,我就不信问不出自己想要的。”

    万卿素来手段多,对付这种废话多的,就该用这种手段。

    “不用了。”安歌沉声道,“我根本不在乎,所以知不知道也无所谓。”

    “!”

    鸢蓦地抬头,看着安歌:“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是看我笑话?”

    鸢觉得诡异的很,摸不清这女人在想什么。

    “你觉得你配吗?”安歌凑了过去,“从你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切太过巧合,鸢,你在组织里面的等级都不如我,我何必看你笑话呢,我只是来确定一件事情。”

    安歌转身,倒也是潇洒的很。

    “而现在,我已经差不多确定了,你的身份。”

    “……”鸢的唇瓣在颤抖。

    安歌继续道:“我善于观察,记性也很好,我很清楚的记得,当初你叛逃组织,老大发了追杀令,可你却能安然无恙的躲过去,说明你在组织内部有里应外合的人。”

    “你想多了。”鸢沉声,“我一直都未曾背叛过,这追杀令更是面上的。”

    “不对,那追杀令是真的,而你能逃过去,得亏了一个人,这也是你效忠的对象吧,不是组织,而是……魄。”

    鸢的眼神之中露出万分惊恐,他大概死都没有想到。

    安歌会这么快就洞悉了,而且居然一猜就猜中了。

    “从你的表情上看得出来,我猜的没错。”安歌笑了,“我也只有五五开的把握,但是你给我的反应,让我确认了这件事。”

    安歌在屋子里转,走到了椅子前坐下来。

    万卿不是很能听懂他们之间的对话,但能明白,安歌很聪明就是了。

    鸢的神色不太对劲。

    “魄就在我们身边吧,她是谁?”

    安歌的目光,带着一股浓烈地冷意:“你可以不说,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回答。”

    安歌坐在那儿,气场十足。

    万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插话,半天也就只是僵在那儿,说不出什么来。

    他叹了口气:“不懂你们城里人,真的会来事儿。”

    “那些刑具可以收起来了。”

    安歌的眼神之中满是鄙夷,知道万卿存了不少那些玩意儿,要是被人知道了,他怕是完了。

    万卿嘴角抽搐:“我这是发明爱好,仿古呢。”

    “那种东西,只能在身体上让他崩溃,你要是能耐,就用心理上让他崩溃的法子。”

    安歌不想万卿再沾鲜血,手段再残忍,有些问话问不出来也没有任何用处。

    可能不小心还会误杀了。

    万卿嘟囔一声:“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呵。”安歌看他,“你看好了。”

    “我……”

    鸢紧咬着牙关,不想松开,也不想跟安歌对视,在气场之上,鸢已经输了很多了,尤其是被安歌猜中,是魄的时候。

    鸢的气焰,直接下降了。

    这个时候,是攻克他内心最好的时候。

    “你可以不说,没关系,但我会将这些年,跟你有过联系的,哪怕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面孔,都给你捕捉回来,我有的是时间。”

    到时候一张一张比对,就不怕鸢还藏得住。

    “你真闲。”

    “承蒙你们关照,我闲的很。”安歌笑了,“我最近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我见过魄,她就算现在再变样,骨子里逃得掉吗?”

    安歌笑着看鸢,笑得让鸢感觉浑身都麻木了。

    男人不由得一颤,人也跟着坠入深渊,他很不舒服,被压制地说不出话来那种。

    “你见过魄?”鸢好奇的很,“你怎么可能见过她呢。”

    鸢拧着眉头,明明自己才是唯一那个见过魄的人。

    安歌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从我进组织开始,就接触过她。”安歌笑了,那眼神,看得鸢有些无妄。

    男人咬着下唇,依旧很执着与这个事情:“可明明只有我才见过她啊,你怎么可能。”

    “大概每一个组织里的人,都见过魄吧,宋渡也许见过,但我肯定见过。”

    安歌不想继续跟他废这些话了。

    “我会帮你找出魄,起码不会让你就这样死了。”安歌看着他,“我知道你在维护她,但在她的眼中,你心许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棋子。”

    “不会的。”

    “我会替你证明这一切的。”安歌根本不慌,走到万卿的身旁,“看好他,千万不要让他死了。”

    万卿嘴角抽搐了一下:“就这样?不继续问?”

    安歌看着他,像是看白痴的眼神,她摇头:“不问了,他肯定不会背叛魄,我今天的收获已经够多了,指望他现在告诉我魄是谁,那也太可笑了。”

    安歌要将这些意识,一点点灌输给鸢,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让鸢一点点加深自己成为弃子的印象。

    才能让他这么多年对魄的衷心,慢慢被瓦解掉。

    不然的话,硬碰硬,根本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万卿不懂,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总之安歌说什么是什么。

    如果是他的话,鸢免不了又要遭受一顿毒打。

    “心理防线崩溃的时候,就是我找魄的时候。”安歌轻声道,“我何必在这个时候,费尽口舌呢,鸢既然让你来找我,那就说明,我还有用。”

    不管是不是魄让他这样做的,但是安歌知道,自己还很有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sskw.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sskw.com